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95后发廊小妹的憧憬与现实

时间:2016-10-27
  小双,湖南娄底人,今年19岁,15岁辍学到广东打工。2014年,她开始在广州一家理发店给客人洗头,这一干就是两年。在发廊工作的日子里,两点一线单调的生活让她渐渐感到疲倦。当同龄人正准备拥抱大学生活时,她只能低头与浸满洗发水的头发打交道。渐渐地,她开始对当初的辍学感到后悔,为了填补知识上的缺失,她希望能到成人学校进修学习,然而发廊全天候的工作让她根本无法抽出时间上课……

 [1] [2] [3] [4] [5]  尾页  

  小双是一名理发助理,通俗地讲就是一名“发廊小妹”。小双从小和外婆生活,父母在广东打工,经常一两年都不能回家一趟。由于经常被父母拿去跟身边的同龄人作比较,当年年幼的小双与父母的关系并不融洽,“我被他们叫作‘笨小孩’,虽然我学习不是很好,但总是被拿去和别人比,心里真的很不舒服。”图为小双在店里给客人服务。洗头、按摩、敷面膜,这是小双每天的工作内容。

前一页 [1] [2] [3] [4] [5] [6]  尾页  

  “我的脾气不是很好,性格浮躁,在初三的时候和别人吵架,吵得不想再读下去了,正好那时有人问要不要去工作,我立马答应了。其实那时候自己也是有点笨,距离中考只有几个星期了,实在不喜欢可以转学。”辍学后,小双到广东打工,一开始是在佛山的工厂做普工,到最近两年才转移到广州接触了美发行业。图为小双在整理客人预留的洗发水。

前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小双出于爱美的心态尝试进入美发行业,喜欢安定的她很快就做熟了,身边的朋友也多了起来。“刚入行时就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染了几次之后头发就很脆弱了,稍微用点力一扯就断掉。现在可不再像以前那样子图新鲜啦,染个大众化的颜色就好,不然别人看你的眼光都会有点异样。”在美发行业中,为了方便记忆,员工之间的称呼都是编码化的。因此,不论店员还是客人,都管小双叫“六六”。

前一页 [1] [2] [3] [4] [5] [6] [7] [8]  尾页  

  发廊的工作比较单调,在旺季,她每天可以接待十多个客人,而在淡季只有寥寥几个。除了洗头、按摩、敷面膜,她偶尔还要帮忙在前台记账、做柜台的清理。“在店里比较无聊,所以有客人的时候,都喜欢和他们聊聊天,要不就和一起洗头的同事吐吐槽,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图为小双在接待完一位洗头客人之后,拿着用具离开。她一天的工作地点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过道刚好容得下两人通过。

前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