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还看杭州话未来

时间:2016-09-19
讯 (金雄伟)在举世瞩目的G20杭州峰会即将开幕之际,记者就有关峰会为何花落杭州、杭州的新方案及未来走向等问题,采访了浙江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历史文化学者鲍志成先生。

曾长达10年在杭州从事地方外事及涉外新闻文化工作的鲍志成,对G20杭州峰会的召开给予极大关注,虽然未能参加峰会服务和新闻报道有些许的遗憾,但仍不忘一个本土学者的应尽职责,连日撰发有关杭州人文和国际化的系列文史文章,讲好故事宣传杭州,以表示对杭州承办峰会的支持。

鲍志成在“东方文化论坛·杭州与新丝路研讨会”上发表题为《从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的主题演讲(2014年12月)

作为当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G20峰会,首次轮值中国为何不在北上广而是在杭州召开?许多专家、政要和媒体从各自专业或行业出发作出了解读,作为历史文化学者,鲍志成谙熟杭州文史,对杭州历史文化、人文传统了然于胸。他认为,G20峰会选择在杭州举办,既是历史对杭州的青睐,也是时代对杭州的抉择,更是因为杭州引领着未来。

说到杭州的历史文化,鲍志成指出,杭州在中国乃至东方文化坐标中独具一格、熠熠生辉。苏东坡曾说,杭州乃是“江海故地”,这里处在江海交汇之地,天目山逶迤而至,钱江潮汹涌而来,在山海碰撞的激越浪涛中,诞生了西湖和杭州。千百年来,杭州与西湖仿佛天地、江海化合而生的一对孪生兄妹,手足情深,相互依恋,经过岁月的洗礼,出落得美妙绝伦,成为地上“天堂”,人间“尤物”。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中国妇孺皆知的这一谚语,是对杭州和西湖的夸美赞誉,寄托了中国人自古以来对杭州和西湖的热爱和向往。

杭州离不开江河湖海,钱塘江、大运河,西湖、西溪,还有东海的浪潮,共同孕育了杭州!如果说杭州是一位水灵灵的江南姑娘,那么是这些江河湖海之水,涵养了她秀美脱俗的容颜和气质。在江河湖海这水的激荡中,杭州自然也离不开舟船。众所周知,杭州的“杭”字,《说文解字》解释是“方舟也”,它源自大禹治水、会盟会稽(今绍兴)途中舟航至此的历史传说,所以杭州古称“禹航”,也就是因为谐音而流传至今的“余杭”。所以说,杭州的名字本身,就是一条江海之间的方舟大船!也许,杭州在冥冥之中生来与江海有缘,与舟船有情,八千年前杭州先民出海渔猎的独木舟,居然在杭州湾萧山跨湖桥文化遗址惊艳出土,被誉为“东方第一舟”!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神奇,杭州的幸运!

八千年来,杭州先民砥砺前进,奋发图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般的奇迹。长江下游东南地区河湾浅滩、低丘缓坡密布的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遗址,以黑陶、玉器、祭坛、稻作等为代表的灿烂的史前文明成就,在中华大地上升起了“文明曙光”,杭州近郊余杭发现的良渚先民的聚落城堡和护城大坝遗址,被誉为“中华第一城”!

良渚先民创造的“良渚文化”神秘消失后,杭州度过了漫长的古越族人栖息繁衍时期,社会经济发展相对中原处于落后状态。直到秦汉时期,杭州还不过是山中的“钱塘”小县。到隋开皇九年(589),隋文帝杨坚平定江南,设置杭州,开通运河,杭州从此一跃而起,成为“从运河漂来的城市”。从那以后,杭州开始在全国显山露水,一步步走向辉煌。从五代十国吴越国都“东府”到北宋“东南第一州”,杭州一路发展,到南宋时成为半壁江山的“行在所”京师所在地,到元代成为中外竞夸的“天堂之城”,发展臻于顶峰。明清时期,杭州作为省会城市,虽然几度起伏,历经兴衰,仍始终位列江南名城、东南都会之列。鸦片战争五口通商后,作为近代化城市上海迅速崛起,雄踞东南第一都会的位置,替补杭州成为长三角地区的中心城市。

尤其是在宋室南渡后,杭州成了一国之都,都市人口激增,市井日趋繁华,“天上天堂,地下苏杭”的民谚开始流传。宋元鼎革之际,元军占领临安时可以说不动干戈,和平“解放”,繁华富庶的杭州基本未遭战火兵燹的破坏,继续保持了南宋时的繁盛局面。元初描绘杭州西湖风光、市民生活的杂剧散曲作品如奥敦周卿的散曲“蟾宫曲”中,对杭州倍加赞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成为人口相传的市井流行语。元代著名剧作家关汉卿所写的《南吕·一枝花》“杭州景”(套数),可以说就是一幅元代杭州的都市风情画:

“普天下锦绣乡,寰海内风流地。大元朝新附国,亡宋家旧华夷。水秀山奇,一到处堪游戏,这答儿忒富贵,满城中绣幕风帘,一哄地人烟凑集。”

我们常说,钱塘自古繁华,这篇《杭州景》对杭州的秀丽风光、繁华市井描绘的细腻生动,情景交融,美不胜收,可谓是描绘元代杭州都市繁华和西湖风光的大手笔。

马可波罗像(这是马可波罗后裔提供给黄时鉴先生的,采自鲍志成著《马可波罗与天城杭州》(1999年))

当时来杭州游历的西方大旅行家马可·波罗,盛赞杭州是“世界上最富丽华贵的城市!”并说:“行在城的赏心乐事是如此之多,人到那里,仿佛到了天堂一般。”马可波罗还特别提到杭州的桥梁,说杭州有一万二千座桥梁,市区河道与街巷纵横交错,船行河道运输商品货物,遇到桥放下桅杆即可顺利通过,所有石桥都平缓斜坡与街巷相接,车行桥上十分平稳,籍此往来城区东西各地。这次G20杭州峰会的会标设计灵感,就是来自马可波罗的记载,取材于西湖断桥的造型。

此外,同时代来杭的鄂多立克、伊本·白图泰、马黎诺里等西方旅行家,也都异口同声地盛赞杭州的宏伟壮丽、富庶繁华。鄂多立克在口述的《东游录》中,说杭州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有“天堂之城”的美称。他赞叹说:“若有人想要谈谈该城的宏大和奇迹,那整卷的纸都写不下我所知的事。因为它是世界上所有最大和最高贵的城市,并且是最好的通商地。”伊本·白图泰考察民情风俗,遍访穆斯林名流,留下了许多关于杭州城池、居民、游乐、手工业、风俗、魔术等方面的记载,称赞杭州是“在中国所见到的最大的城市”。马黎诺里在《奉使东方录》中,对杭州赞美备至,说杭州是蛮子国(即江南地区)中“最有名”的城市,是“最美丽、最伟大、最富裕、人口最稠密,总之最为奇特之城,繁华富庶,冠绝一时。”极盛时期的杭州,既是西方旅行家眼中的“天堂”,也是当时国人心目中的“乐土”。

那么,这样的人间天堂是怎么炼成的?鲍志成认为,这都离不开自然和人文,离不开历史和人物!

普天之下,西湖的风景名胜堪称天造地设,三面云山一面城,青山如围,中涵一碧,城枕着湖,湖傍着城,城依湖而兴,湖因城而荣,自然的天生丽质,历代的人文积淀,使西湖风景名胜既清灵秀美,妩媚动人,又蕴涵无穷,气质优雅。一方面,是地质年代的天崩地裂、熔岩横流,造就了龙飞凤舞、迤俪东来的湖山风骨,是钱塘江的滚滚惊涛与东海的汹涌潮汐,孕育了风姿绰约、景象天开的湖光山色。青山,绿水,江风,海潮,碧波,甘泉,洞壑,幽谷,茂林,修竹,奇花,异木,清风,明月,市井,繁华……这一切天造地设的美景胜境,使得西湖自古以来就成为神灵所著、大德乐栖的名山道场。

另一方面,在西湖风景名胜和文物古迹中,宗教文化和名士文化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说到西湖名胜,鲍志成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南宋时就逐渐形成的“西湖十景”,元代的“钱塘八景”,清朝雍正时所谓的“西湖十八景”,乾隆时的“杭州二十四景”,上世纪80年代评定的“新西湖十景”,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此外,鲍志成指出,历代文人墨客、先贤乡绅也无不为西湖之文化积淀、艺术流韵,留下了灿若繁星的名胜古迹。白居易、苏东坡、林和靖、黄公望、杨孟瑛、张岱、洪昇、阮元、袁枚、龚自珍、李叔同、郁达夫、马一浮、潘天寿、沙孟海等等,唐宋以来的无数名士巨匠在西湖留下足迹,他们的身影和文化艺术的光华,让西湖水光山色,透着难以抑制的灵秀之气和智慧之光,充满着浓郁的人文气息。西湖文化景观以及大运河的申遗成功,让杭州从此登上了人类共有文化遗产的神圣殿堂。

是啊,西湖是杭州的,也是中国的,更是全人类的!天下西湖三十六,个中最美是杭州!

鲍志成还从历史文化遗产和优秀人文传统角度,深度分析了杭州在中国乃至东西方世界城市文明坐标中的特殊地位。他认为,八千年的悠远岁月长河,铸就了杭州悠久的人文历史和丰厚的文化遗产,其形态之丰富,遗存之众多,在中华文化大家庭中形成具有独特传统和风格的地方城市文明,堪称是东方文明古国的文化奥区。根据他以往的研究分析,他认为杭州这座东方历史文化名城,头顶上戴着许多顶桂冠、花冠,如文献之邦、文物之区、人物都会、宗教圣地、工艺之乡、丝绸之府、鱼米之乡、园艺王国、江南药都、美食之家、东方茶都、东南诗国、戏曲重镇、书画之邦、非遗之乡,听起来一个个如雷贯耳,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心生神往。

杭州“钱王射潮”城雕,最能体现杭州人无畏拼搏的弄潮儿精神

俗话说牛皮不是吹的。鲍志成举例说杭州是文物之区,据统计在现已发现的众多良渚文化遗址中,集中分布在杭州余杭一带的占一半以上。杭州迄今已受保护的或有待保护、发掘的历代各种文物古迹有1000多处,其中已列为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有254处,初步审定的第二批单位有43处,有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8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4处;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出土的各个历史时期的文物精品有360多件;历年文物普查所征集的各类文物达6670多件。杭州还是博物馆之都,拥有丝绸、茶叶、中医药、大运河、西湖等一大批博物馆,还有各类名人纪念馆、故居、工业遗址和历史建筑、老街区、古村镇,历史文化遗产得到妥善保护。

再如说杭州是人物都会,自古就有“东南财富地,江左人文薮”之说。自古以来天下人物数江浙,唐以后的416名状元中江浙占114位,有“状元之乡”的美誉。史志记载,自古至今浙江籍历史名人达1300多人,而其中三国以降至今杭州籍人物约400人左右,占30%。1948年国民政府第一届院士81人中江浙籍35人,占43%。1955-2009年当选两院院士中,江苏323人,上海234人,浙江223人。2009年1469名院士中,江浙籍的占三成。浙江在中国科技史上的泰斗级人物多达350人,其中包括竺可桢、钱学森、茅以升、严济慈、苏步青等。1955年以来,从杭州高级中学走出了马叙伦、陈建功、徐匡迪等47位院士。杭州还有一个独特的家族名人群现象,如吴越钱氏、富春孙氏等。吴越钱氏在最近100年间先后诞生了一位诺贝尔奖得主钱永健,2位外交家,3位科学家,4位国学大师,5名全国政协副主席。

对宗教历史文化有独到研究的鲍志成还特别指出,杭州是全国少见的五大宗教荟萃且各具特殊历史地位的城市之一。佛教在晋时传入,吴越国后迅猛发展,寺院当时有200多所,北宋时增加到360多所,南宋时更达480所,元明清时盛行不衰,民国时尚有大小寺院庵堂670多所;禅、律、法眼、曹洞等宗派相承不绝,白云宗、喇嘛教也曾势盛一时;许多高僧大德名盖丛林,享誉海外;灵隐、净慈、三天竺等至今仍为东南名刹;佛教文化艺术对杭州历史文化影响颇大,渗透甚广,自古有“东南佛国”、“佛门福地”之称。道教流播于杭始于两汉,到南宋达到鼎盛,有十大御前宫观,地位在佛教之上。伊斯兰教相传自唐宋传入,在元代兴盛一时,至今有东南沿海四大著名清真寺之一凤凰寺。基督教的支派景教早在元代一度传入杭州,明末清初,西欧天主教流播中国,而杭州则是较早的且重要的传播中心。鸦片战争前后,欧美基督教(新教)也开始传入杭州,而且在近世时期,相对于其它宗教而言,发展较快,民国时有教堂25所。此外,历史上杭州地区还流传过摩尼教、火袄教和犹太教。

杭州作为全国八大古都之一,历史文化遗产积淀深厚,人文传统殊胜,东方名城,确实名不虚传!

杭州历经岁月风云、兴衰变迁,如今依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在亚欧大陆最东岸的前沿,她沐浴江风海涛,出落得更加神采奕奕!

当谈到当下杭州何以能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中突围,获得G20峰会承办城市时,鲍志成不无感慨地说,历史的杭州留下辉煌,现实的杭州同样值得期待。作为有史以来中国主办的首场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国际大国外交主场活动,之所以选择杭州,自有其内在的现实的理由。一方面,是杭州近些年来的探索实践、发展模式和先进理念彰显了杭州现代城市的领头羊地位、模范生价值。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新世纪之初的西湖综合治理工程,西湖湖区得到恢复,景区扩大,大批历史文化景点得复旧观,有的恢宏倍昔,西湖焕发出勃勃生机。西湖拆违,还湖于民,免费开放,取缔黑导,规范市场,招招得民心,着着顺人意,西湖不再是杭州装点门楣的城市客厅、招徕游客的摇钱树,而是真正成为人民的天堂、百姓的乐土,杭州不愧为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实践、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先行者!尤其是近年来,杭州经济发展、城市建设、社会治理、民生改善取得巨大进步,联合国宜居幸福城市、旅游休闲城市、爱情之都、生活品质之城等等,一顶顶桂冠加冕在杭州头上。会展之都、文创之都、动漫之都、创业之都、电商之都、美丽中国先行区等等,一个个新的头衔非杭州莫属。乡村旅游、民宿经济、特色小镇、农村电商、城乡一体化绿色生态发展,可圈可点。还有过万亿的GDP总量,依然保持超过10%的经济增速,活跃而充裕的民间资本,群体性增长的中小企业,现代服务业的强势崛起,无所不在的移动支付,以及斑马线让行、最美人物群体等等,无不使杭州精致和谐、开放大气的城市人文精神得到极大弘扬,杭州城和杭州人的精神气质焕然一新!

杭州的勇于探索和成功实践,正是对创新、活力、联动、包容这一G20峰会主题的最佳诠释。作为迄今最高规格、最大规模、最为重要的中国主场外交活动,杭州峰会要给积重难返、徘徊不前、增长乏力、金融不稳的世界经济治理开出中国药方,提供中国智慧,彻底摒弃西方治标不治本的金融刺激、货币超发政策,通过供给侧改革、科技引领、绿色金融、互联网+、智能制造等增强内生动力,实现经济转型升级,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等机制,通过产能输出、跨国贸易、网络丝路、海外投资、外企兼并等渠道,实现联动发展,共建共享,互利共赢,达成世界经济包容性可持续增长的目的,打造人类利益、责任和命运三大共同体。

另一方面,杭州作为对外开放的前沿,有良好的开放环境、国际意识和外交传统,杭州西子湖畔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共和国外交的大舞台。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周恩来总理陪同下访问杭州游览西湖(采自《浙江省外事志》资料)

杭州自唐宋以来,就是我国沿海对外开放的贸易港之一,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近代以来,杭州得海外风气之先,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互鉴和近代化道路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杭州曾经是共和国外交的大舞台。在五六十年代,毛泽东主席在1954—1970年间曾先后31次在杭会见各国外宾,周恩来总理、邓小平总书记、朱德委员长、董必武副主席和兼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副总理等多次陪同外宾来杭州参观访问,许多社会主义国家和亚非拉国家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议会领袖等来杭州访问,其中有伏罗希洛夫、赫鲁晓夫、金日成、泽登巴尔、尼赫鲁、吴努、苏加诺等人,有力地促进了中国与世界各国友好关系的发展,西子湖畔成为令世人瞩目的重要国际外交舞台。在七十年代初,杭州在世界大国外交中发挥了十分特殊的重要作用,接待了美国总统尼克松访杭。1971年10月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得到恢复不久,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期间访问了杭州,中美双方在杭州敲定了联合公报的最后文本,确认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来处理两国关系。后来中美两国发表的《上海公报》,其实是在杭州西子湖畔的西湖国宾馆的临湖八角楼谈妥的。在这次引全世界瞩目且意义深远的大国外交中,杭州发挥了特殊的重大作用,周恩来总理把西湖龙井茶作为国礼赠送给尼克松总统、基辛格国务卿,深得赞赏,从此走出国门,香飘天下。也正是中美关系的突破,中国的建交国与日俱增,中国的国际地位逐步提高。到70年代末,与我国建交的国家由60年代末的50个猛增到120个。西子湖畔,是共和国主场外交的最高舞台。

改革开放以来,杭州在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和国际友好城市工作中,走在全国前列。1979年2月杭州率先与日本岐阜市缔结友好城市关系,从而引进外资建设了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杭州中日友好大酒店。迄今为止,杭州与美国波士顿市、英国利兹市法国尼斯市等20多对友好姐妹城市,彰显地方外事、民间外交的无穷活力。这些无不为杭州承办大型国际会议积累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和软硬件资源

在采访最后,作为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智库研究的专家,鲍志成特别指出,无论是指导“一带一路”战略推进的指导思想“丝路精神”,还是这次G20杭州峰会世界各国热切期待中国提出的世界经济治理的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在诸多的金融、科技、创新、联动等等经济治理层面的机制、措施背后,都深深蕴涵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下情怀”和“大同思想”。

为什么这么说呢?鲍志成深有体会地说,习近平在倡议提出“一带一路”战略的同时,提出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作为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指导思想。这是中国领导人立足东方文明,运用东方智慧,按照东方价值观和文化语境,参考吸收西方文明成果,在现有国际社会和政经体系的基础上,提出的关于国际社会治理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最新方略,也反映了全人类对不同文明之间交流互鉴历史的全面回顾和高度总结,对当下国际社会治理的深刻关注和责任担当,对人类未来发展美好前景、共建命运共同体的崇高信念和坚定步伐。这一思想来源于、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仁者爱人”、“天下为公”、“和而不同”、“天下大同”的“天下观”,其核心要义就是以“仁”致“和”,美美与共!这不仅是中国历代先贤智者、仁人志士梦寐以求的社会愿景,也是近代以来中国现实主义政治家的共同政治理想。

说到这里,鲍志成眼睛一亮,激动地说:你们知道,杭州除了钱塘、武林的古称外,还有一个地名——仁和!这个地名从北宋设置“仁和县”以来,一直是作为杭州城厢行政建置之一,与钱塘并存,直到民国之初设立杭县为止。“仁和”这两个字,恰恰是对中国方案背后的中国智慧、中国思想、中国精神、中国价值的最佳诠释!从这个意义上讲,杭州作为G20峰会举办地,别具家国情怀和思想价值,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不二之选!

学者的学识,诠释了历史和现实的真实,而学者的睿智,更把现实的真实提升到未来的真理,引领前进的方向,照明未来的道路。

历史在这里延伸,未来在这里起步,时代的发展,世界的潮流,再一次把杭州推向了涛头浪尖!杭州将向世界展示她无穷魅力,奉献中国参与国际经济治理的宏伟蓝图!并使G20峰会在自身发展历史上实现华美转型,造福全人类!

在全球媒体聚焦杭州,全球外交进入“杭州时间”之际,作为杭州人,作为本土学者,鲍志成深深地祝福杭州,预祝G20杭州峰会圆满成功,取得丰硕成果!

杭州,喜欢你,不需要任何理由!

杭州,在一起,无论天涯或海角!